书香府 > 其他小说 > 某不正经教会的怪胎教宗 > 正文 第89章 被人伺候还能上瘾?
    【小说丛m.shuxiangfu.com免费绿色无弹窗】    有人说机械的魅力在于齿轮的转动,以前的苏文义不明白,但当他亲眼见到纺纱机成品并且尝试着操作着的时候,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齿轮的咔嚓声是那么的优美,他觉得没有什么比这种声音更让人心动的了。

    激动的苏文义一整天都美合拢过嘴,一直笑呵呵的,让托马斯一度都认为自家的教宗大人得了怪病。

    传说中这种怪病不仅能让人疯癫,更能传染其它人,相比疾病它更类似诅咒。

    “它真是太迷人了,你相信吗?这是一个伟大的创造!”

    手摸着冰凉的纺纱机,苏文义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经过半个多月的研究,老铁匠终于出关了,并带出来了这个纺纱机,这让一直忧心忡忡的苏文义终于放下了心里的包袱。

    他可是让费迪南德公爵通知了国王的啊,如果这件事办砸了,那后果不用想都知道会很糟糕。

    这台纯手工打造的纺织机或许缺陷很多,但对苏文义来说这已经足够了,想要一口吃成胖子显然不现实,留待以后慢慢改进就好。

    “齿轮的嵌合仍显僵硬,明显规格有点偏差,预计磨损会比较大……”

    当踩下踏板,纺纱机飞速工作时,像这种“不合格”的齿轮一定会极快的暴露出缺陷,所以苏文义不得不提醒对方注意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试验品的话,它的纺轮只要能够成功的带动8个纱锭,并维持住正常工作,那么它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。

    手摇加踏板的同时又把效率提升了8倍,而且作用了齿轮和杠杆,让这一切更加省力了,这就是苏文义想看到的进步。

    抹了把汗,苏文义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然后走出了炙热的铁匠铺。

    一出门,一股冷气袭来,让刚才的炙热顿时消散了不少,不过爽归爽,但他也没有傻乎乎的喝风玩,毕竟感冒可不是好玩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裹了裹外套,感觉到了暖意后,苏文义才跨上自行车,一路向着自己的小屋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从一大早开始,苏文义一直在进行纺纱机的调试和准备,直到现在都没有喝过一口水,啃过一块面包,所以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

    而凑巧的是,家里除了他之外也没有别人了,托马斯被他安排去了菲林城,准备预订一些食物为迎接一众贵族老爷做准备。

    而派拉斯则被那位星辰骑士拉着出去侦查了,说是拍卖会期间决不能出任何问题,派拉斯根本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至于索菲亚,原本这丫头是跟在苏文义屁股后面的,但最近人手极缺,让他不得不忍痛给索菲亚指派了任务。

    这会的索菲亚估计正带着士兵们在矿场收矿呢。

    翻了翻柜子,里面除了一袋参杂了麸皮的小麦粉就只有三个土豆和两根胡萝卜了。

    不用看苏文义就知道,一定是索菲亚那个死丫头把剩余的烤肉连带着风干肉一起带走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丫头是不是正在发育成长,所以最近的食量异常惊人,如果不是有着安塞尔伯爵的资助,苏文义真快有点养不起她了。

    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火锅和烤肉带来的副作用,无论是派拉斯还是他和索菲亚都快变成纯正的肉食动物了,面包什么的都不带正眼看的。

    “先煮个土豆垫吧垫吧吧,等下叫人给我送点粮食来,要不然这两天就得喝西北风了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不在,不方便的地方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,不仅每天定时热腾腾的饭菜没有了,就连存粮都没人准备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前世总有人说老婆孩子热炕头,千金不换,原来如此。不过随即他苦笑了一下,自己这是被人伺候习惯了吗?没有托马斯他们,还真是非常不习惯啊。

    走到厨房里,苏文义舀了一盆水清洗了一下土豆,然后给炖锅加满水,把土豆扔了进入。

    等土豆煮好,他把剩下的木炭捡到了簸箕里,又一股脑的倒进了壁炉里,这才舒舒服服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桌上那瓶蜂蜜是上次采购时买来的,如今还剩下半瓶,正好可以用来当销量抹在土豆上。

    实际上苏文义原本想把土豆掏空,往里面灌上奶酪的,但最后实在懒得动了,外加不喜欢那种臭烘烘的味道,这才放弃了。

    特伦堡奶酪是用山羊奶制作的熟奶酪,味道很重很重,一般人还真吃不习惯。

    但这种奶酪由于价格便宜,易保存,特别受到平民的推崇,在这个香料昂贵的堪比黄金的时代,奶酪成了平民们除了盐之外的首选调料。

    特伦堡的土豆吃起来软糯无比,但是香味嘛,苏文义还真没感觉到,感觉就像是在啃一种入口即化的沙土。

    幸好旁边的蜂蜜让他轻松了许多,不然这玩意还不如切成条过油炸成薯条,然后再撒一把盐,吃起来怎么也比休的有口感,有滋味。

    咚咚咚~

    苏文义正扣着第二个土豆的时候,房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吱压~

    随着房门被推开,一名身穿王国制式服装的骑士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右手一锤胸口,做了个王国骑士礼,然后张口道:“教宗阁下,费迪南德公爵有请,请请立刻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骑士看起来没什么表情,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对方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。

    来特伦堡近两个月了,他们虽然也远远的见过这位传说中的预言法师,但如此近距离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,好像公爵大人也没跟这位预言法师有过多少近距离接触,就目前来看,貌似对方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危险,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普通的少年。

    这名骑士的胡思乱想苏文义可不知道,就算知道了也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他这个需要法师根本就是个冒牌货有木有?至于跟普通人不同的地方嘛,那就是自愈了吧。

    这种有点自虐倾向的能力原本他是拒绝的,或者说并不怎么感冒,但自从上次脸挨了鹰身女妖一爪子后,他发现这个能力是真的香。

    你能想象他现在这光滑细腻的皮肤曾经被扣掉过一大块肉?当时苏文义都做好破相的准备了,但这自愈能力硬是在一周内给他痊愈了,简直不要太给力。

    正扣着土豆的苏文义面色一苦,想说句什么但最后又放弃了,总不能让公爵一直等着吧?

    所以他擦了擦手后起身拿起了外套。

    他边往外走边跟骑士说道:“公爵大人不是在忙着部署山脉边境的部队吗?为什么会突然找我?”

    ()

    【小说丛m.shuxiangfu.com免费绿色无弹窗】